(っ´;ω;`с )

满洲里回忆


有一个月没有再学习那些可爱的西里尔字母,俄语这种极富代表性的印欧语系语言似乎比先前更难以掌握。маньчжурия,要读出来也变得困难,也许那些暑期鲜艳的回忆也会在时光里流逝于潜意识的海洋。
那儿是个相当迷人的地方。早有耳闻满洲里是有欧洲风情的北方城市,是中俄的美丽混血儿。那时从国门回来,细雨已经消失在空气中。明朗的西斜阳光穿透慵懒的云朵,一束束温和的光线照耀在那里高高低低的建筑物上;天空是冷暖色调的碰撞融汇,往东蓝得愈发深邃,向西则是暖意的西柚和香橙的色彩。高纬度洗涤了夏日的燥热,当恒星沉没在山川和海洋,满洲里的一切都染上秋冬的意味。
那时我打了个喷嚏,从露西亚式的木屋旅馆里出来时裹上了红色的冲锋衣。满洲里是冰块堆砌的宫殿里热情喧闹的篝火,很低的温度也碍不着她把夜晚的妖艳展现给每一个向往她的人。
旅馆十分靠近市中心的商业街,穿过繁忙却井然有序的街道就能看见参差错落的高大建筑安静地期待稍后的盛装。傍晚的光线不足以看清商店门前的架子上那些酒的名字——都是些五花八门的外文(日耳曼人的、高卢人的、斯拉夫人的语言)。
毫无疑问你明白“华灯初上”是什么样的光景。灰白带点雨水的痕迹的高楼,粉红已经有点褪色的街边建筑,落了不少灰尘的广告牌…它们可都变了样:隐蔽的、成千上万的灯不紧不慢地亮了起来,金色的光影交错在风格迥异的建筑上。如果把着画面换成静默的黑白,你将置身于上个世纪的老电影,做一名穿梭在三十年代极具艺术气息建筑中的旅行者。长长的一条街看不到尽头,一砖一瓦、每一个窗子和楼顶都染上富丽繁华的金色。
街道两侧有不计其数的商店和酒吧,炫目的招牌和热闹的音乐,它们撩动你的心:你想要什么?你的心脏和血液不会躁动吗?西伯利亚有广袤的针叶林,这儿就有精美的木制套娃和别的小工艺品以及森林中那些动物珍贵又漂亮的皮毛制品;北方的邻国们有冰冷的气温,这儿就有他们醇厚的烈酒和高热量的美妙食物…当然这些都算不上什么,不是吗?有多少人在动身来到这里之前就期待着邂逅——这里最不缺少的就是年轻的美人:淡金色的柔软长发和深邃的双眸,白皙的皮肤和高挑的身材。她们就像普希金笔下那些冬妮娅和伊万诺夫娜,从小说里走出来欢笑和歌唱,婀娜的身姿和灵动的舞步魅力四射。
从商业街回到住处,墨色的天空中已经闪烁着稀疏却明亮的星光。如果刚才的景致是维塔斯惊艳的高音,现在木屋里就是“孤独的手风琴”或者“苏丽湖”那一类经典的、温婉安详的曲子。被马戏团的海报和喷绘装饰打扮得可爱甜美的旅馆前台还亮着暖黄的台灯,小小的货架上有经典的俄式酥糖和各种各样的酒瓶。值得一提的是那些摞在一起的扑克牌,盒子上印着一些苏联和俄罗斯领导人的头像:列宁、斯大林、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普京(他们似乎仍然不待见赫鲁晓夫)。穿过曲折的走廊来到订好的房间,木门吱吱呀呀。房间里没有空调,但是也完全用不上。玫瑰花的壁纸和木制窗框居然格外有情调。
这样的满洲里是生机勃勃且令人迷恋的;她是阳光下的鸢尾,她是黑夜里的向日葵,她的魅力袅袅散射向大地和天空。
度过了无梦而惬意的一晚,我们要对满洲里说声“Прощай”。希望能与各位再会于此。


评论

热度(1)